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   
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
邮编:161500
联系电话:13054317780
投稿邮箱:yawywz@163.com

新闻搜索:
    

文学搜索:
   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小面馆偶遇

罗荣

 

走进小面馆,她感到有人盯着自己。她望过去,看到一张曾经熟悉的脸。那张脸不再是记忆中的脸,老了,也黑了,颧骨突出,显出几分沧桑。

她心“咯噔”了一下,脚步微顿,然后目不斜视走到沧桑脸后面的一张桌子旁坐下。沧桑脸侧过身,对着她连连叹气。她不动声色,垂下眼帘看木桌上细细的纹路。

老板娘端上她要的混沌,经过沧桑脸,一脸惊讶:“咦,怎么不吃?不合味口?”

沧桑脸转过去,对老板娘摇头:“哎,吃不下,心里堵得慌啊!”

老板娘忙乎着手里的活计,头也没抬,顺口问:“怎么啦?”

“那蠢婆娘把我害惨啦!”见老板娘不停下手中的活儿,沧桑脸提高了声音,“你见过我那蠢婆娘没有?就是那个高高的,胖胖的,一看就是个蠢货。”

她默默地喝着汤,搜索有关“蠢货”的记忆。

那时,“蠢货”才二十出头吧。那时,沧桑脸也不沧桑,反而腆着大肚子,脸是富态的白,像刚出窝的馒头。穿得像花蝴蝶似的“蠢货”挎着腆着大肚子的沧桑脸,从商场里走出来,手腕上的金链子明晃晃的,闪进了马路对面一个瘦女人的眼睛里。

瘦女人牵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子,征征地愣在哪儿。小女孩也跟着停下脚步,看到富态的沧桑脸,正要高兴地叫:“爸爸——”瘦女人拽着小女孩匆匆走了。

“那蠢婆娘好赌,把我的厂子、房子、车子都赌掉了。”沧桑脸捶胸顿足,“好几千万没了,还欠了一屁股债!”

老板娘抬头看沧桑脸一眼:“哎哟——怎么不防着点?”

沧桑脸张张嘴,没有说出一个字。

一个客人要结账,老板娘起身走到收银台。

沧桑脸又转向她:“我怎么这么傻,就相信了那个蠢婆娘的话呢?”

她仍低头喝汤,心里却冷笑:当年你可不是这样说的。

富态的沧桑脸给了瘦女人一记耳光:“你胆子肥了,是吧,敢管老子?她骗我,会给厂子拉来20万的生意?老子脑壳儿被门夹了,才会相信你这个蠢女人。哼,老子可不傻!”说着,往外走,把门撞得“乒乓”作响。

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蜷缩在沙发上,惊恐地望着满地的狼藉,似乎吓傻了。

老板娘又走过来:“你婆娘的心真狠,怎么不为孩子想想哩!哎——”

沧桑脸又转向老板娘,垂头丧气:“她要保持身材,不肯生孩子!”

“一直都没生?那你不没有孩子呀!”老板娘很惊讶。

她微微抬起头。

沧桑脸嘟囔了一句,老板娘没听清楚,她却听明白了:和前妻有一个女儿。离婚后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。只怕现在她坐在我面前,我也不认得喽。

“现在想想觉得最对不住就是我女儿,我怎么就那么浑呢?”沧桑脸痛苦地闭上眼睛。

不知是混沌的热汤熏着了眼睛,还是怎么的,她的眼里起了氤氲。她没有了胃口,放下筷子起身到收银台结账。

迟疑片刻,她对老板娘说:“把那碗面一起算上。”说着努嘴指了指沧桑脸。不等老板娘说话,她从包里拿出笔和纸,飞快写上一串数字,递给老板娘:“请帮忙把这个给他。”

桌上的电话响了。老太太眯眼看了一下,随手拿起了电话。

“妈,我今天在小面馆遇见一个人了。”女儿的声音低低的。

“你遇见谁啦?”老太太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。

女儿沉默着,没有说话。

“快说是谁啊,你这孩子今天咋这么磨叽啊。”老太太不高兴了。

“我看到……看到我爸了。”女儿吞吞吐吐说出了口。

老太太握着电话的手僵硬一般停在了空中,张大了嘴巴。

“我爸……我爸他过得不好。”女儿声音更小了,“什么都没有了,还欠了很多帐,我……我想……”

老太太终于平静了下来:“按你想的去做吧。”

“您不怪我?”女儿有些急促。

老太太叹了口气,“二十多年了,再多的恨都已经翻篇了,我想恨都恨不起来了。人呐,不能活在仇恨里,也少留下遗憾。他是你父亲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!去认他吧,别让自个儿后悔!”

“我给他留电话了!”电话那头,她突然泪流满面。

作者  
评论  
验证码
  看不清,换一张



 
版权所有:依安文艺网 依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 邮编:161500 
Copyright © 2014 齐齐哈尔依安文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黑公网安备 2302230200000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