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   
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
邮编:161500
联系电话:13054317780
投稿邮箱:yawywz@163.com

新闻搜索:
    

文学搜索:
   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福州印象

陶诗秀

 

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,曾在公元1079年写了一篇《道山亭记》,描述福州与江南之间的交通困难,山道小路蜿蜒难行,峭壁溪流深不可测,水路湍急奔流难行舟,让人误以为福州是瘴疠不毛之地,其实大错特错,那是北宋以前的福州。福州在宋朝时期,获充分发展,明清时又开辟了海上丝路,与外国交易通商,蓬勃兴盛,早已不可同日而语。

我满怀兴奋,因为知道福州有许多历史,不仅仅是中华历史,还有许多与西洋外界接触的片片断断。众所周知,四百多年前的明朝,山东大英雄戚继光,在福建剿倭抗寇,在福州留下了许多点点滴滴;二百多年前的清朝,另一位福州人林则徐,在虎门销菸,引发了改变中国历史的鸦片战争,福州因此被迫开放成五口通商之一。他们的影响是福州的大历史,教科书上无人不读、无人不晓,无需我赘述。此番探访福州,我期待发掘福州街道巷弄的小故事。

干净的公厕

福州的文明发展,最值得大书特书的,是公共厕所。在街上行走,五步一标志,十步一公厕,无所不在,而且干净免费,比欧美各大城市,甚至北京首都,都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我在福州有名的“三坊七巷”古街寻幽访胜时,商家特别告诉我何处有五星级公厕,我一探访,果然名不虚传。后来,我在各处公园使用公厕,都觉得比商家或餐厅内的私家厕所宽敞干净。这公厕的德政,绝对是世界第一,我不禁要对福州市府官员致敬,太造福人群了。唯一瑕疵是,厕所内都无卫生纸供应。刚来时,我冲进如厕之后,才发现无卫生纸,幸好冬衣口袋都留有纸巾,否则真是尴尬难堪。我猜测,可能是厕所内的卫生纸易被不肖民众偷窃滥用,所以宁可把卫生纸置于外面的洗手台处。入境随俗,我只好改变习惯,每件衣裤口袋都预先塞满卫生纸,以防万一。

附棉被的电动机车

福州另一德政,是电动机车。福州的电动机车,不仅为广大平民百姓解决了基本交通需求,还无污染气体排放,一举两得。听说,福州是全国空气质量最佳的省会,连西藏的拉萨都被比下去了。

我们曾旅游印度,印度人开车必得按喇叭,每辆车后面都漆上大幅标语,提醒别人按喇叭,不按喇叭是不道德的,易出车祸。福州的电动机车驾驶员,则非常有礼貌,不随意按喇叭,电动车寂静无声,像幽灵一般,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或身后,吓我一跳。更甚者,电动机车似乎不须遵守任何交通规则,红灯可以不停,逆向可行驶,甚至可以骑上人行道或骑楼,任何陆桥或地下道都有机车道可上,也可以进电梯,随骑随停,随处停放,比行人和脚踏车都霸道,根本是“道路之王”。难怪福州人,人手一车,太方便,太灵活了。

这电动机车,还为福州的冬天增添了一项有趣的街景。冬日冷风飕飕,冻手冻脚,哪适合骑车?福州骑士聪明实际,车上配备缝制的半截棉被,遮盖双手双腿,有的甚至可以翻起来遮住胸部,挡风挡冷,与坐在车内开车相较,绝对暖和不差。

闽江台江码头

从我们暂住的公寓窗外,正好看到久闻其名的闽江。闽江,这条美丽的母亲河,滋润了福州这片福地,相对地,也带进了洋鎗洋砲与洋文化。

清晨,我看到妇人在江边洗涤,渔船摇橹入江心,桥上渔人垂钓,一只白鹭鸶飞越江面,颇有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意境,我不禁赞叹,这不就是古典的福州吗?然而,瞬息间,渔船和洗涤妇销声匿迹,高分贝的现代音乐响起,排舞和太极拳运动的群众,替代了原本宁静如画的江边活动。这瞬间的改变,就犹如福州近一、二十年的迅速变化。

闽江的台江码头附近,有一座美丽跨江大桥,名“解放大桥”,从福州市区跨越闽江到江心的中洲岛,再延伸到对面的南台岛,该桥原名“万寿桥”。据说,元朝有王姓僧人,号称“头陀王”,发愿修桥造路,济世渡人。僧人在福建各地造桥,移住福州城南台江畔的万寿寺时,上报朝廷请命改造大桥,还得到当时元成宗铁木耳嘉许。僧人募集款项后,改造成石桥,当地百姓乃命名纪念他。该桥在宋朝时原本是浮木桥,用一百二十只木船并排架设而成的木船浮桥。陆游曾有一首《渡浮桥至南台》诗:“客中多病废登临,闻说南台试一寻。九轨徐行怒涛上,千艘横系大江心。寺楼钟鼓催昏晓,墟落云烟自古今。白发未除豪气在,醉吹横笛坐榕荫。”南台就是上述的南台岛。陆大诗人豪气未减,我却是病恹恹地,豪气全失,只想徒步过桥,探寻中洲岛上的西洋帮办古迹。桥下的闽江水也非怒涛汹涌,而是平静缓流。

中洲岛在五口通商开放之后,成了福州西洋帮办的聚集处。我见中洲岛上盖有一幢欧式建筑,以为是百年古迹,兴奋莫名。查了资料,才知原有的西洋古迹全被拆除了,该欧式建筑其实是十年前华侨投资盖的大商场。我大失所望,但心有未甘,继续过桥到南台岛上的烟台山探寻。不巧,山上的烟台山公园关闭整修,不得其门而入。听说,当年烟台山上有英法美德俄日荷等国的十七个领事馆,还有许多外国商行、教堂和教会学校等等,可能都在公园内。公园外,我仅看到一座当时的美国领事馆,乃1863年的古典巴洛克建筑,现在整修成历史博物馆,差强人意,勉强算不虚此行了。

闽江的台江码头畔,有一幢民初式样的古典红砖洋楼,名为“1912青年会”。原来,该大楼盖于1912年,是当年基督教青年会旧址,为同盟会革命党基督徒黄乃裳所筹资兴盖。黄乃裳,福州人,在戊戌政变时,与康有为等人都是支持维新的朝廷官员。洋楼中间有天井,天井内高低错落廊宇,加上拱形红砖廊窗,建筑格局非常古典洋化。听说,以前大楼内有西餐厅、宿舍、游泳池、电影院、图书馆、健身房等,是当年颇为先进的综合大楼。传闻,当年的美国老罗斯福总统还是捐资者之一,他将自己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奖金,全数捐给基督教盖此大楼。若传闻属实,该大楼还真是意义深远。可惜,今日已沦为商业大楼,美国星巴克咖啡店即为其中之一。

苍霞洲原为闽江畔水域,后来淤沙堆积成陆洲。我在苍霞洲小巷内发现一座基督教堂,转入一瞧,竟是典型的英国维多利亚式哥德教堂,两座红砖雕砌的古典高塔耸天,在福州算是风格非常独特的建筑了。原来,该教堂是英国圣公会在1924年建筑,保持良好,如今仍正常使用。寻寻觅觅,总算让我在福州找到一幢骨董的西洋建筑。

我在台江区随意乱转,看到小巷中有一座古庙,仔细一瞧,不得了,竟然也是古迹。古庙正门横匾,书写着“敕封水部尚书”,庙内插满了“肃静”、“回避”、“状元及第”等古代官府的举牌,不同凡响。一查资料,原来,此为南宋抗元名臣陈文龙的旧官邸,从江畔移建于此。陈文龙,福建莆田人,与文天祥同一时期的南宋大臣,也是及第状元。听说,其书法有王羲之的笔意,称誉一时,可惜他的书法和诗词留世甚少,众人因此只知文天祥,不知陈文龙。他跟文天祥一样,奋勇抗元,失败后被捕,押解北上临安,他一路绝食,到杭州时,拜过岳王庙后,气绝而死,死时才四十六岁。陈文龙死后,官邸被元军损毁,后来明朝皇帝朱元璋纪念其忠心爱国,特敕建“陈忠肃公神祠”,并敕封为“正二品福州府城隍威灵公”。明成祖朱棣时,又降旨加封为“水部尚书”。民间因“水部尚书”名,奉为海神,祭拜其护佑出海的渔船。陈文龙因此“生为名臣,死后成神”。这段历史,我从未听闻过,见了此庙才知,仅此见闻,就值回票价了。

福州三座古塔

福州处处是古迹,地地有历史。福州城素有“三山二塔一江”之称。三山是北边屏山,东边于山,西边乌山;二塔,则是于山的白塔,和乌山的乌塔;一江,当然就是闽江了。屏山上有“镇海楼”,原建于明朝洪武年间(1371年),可远眺闽江入海,乃名之。镇海楼为木造结构,九建九毁,屡毁屡建,现今建筑为2006年仿古重建。于山上有戚继光祠,据说,当年戚大将军平定倭寇后,班师回浙,路经福州,百姓夹道欢迎,戚继光在于山大摆庆功宴,开怀畅饮,不觉醉卧大石,酣然入睡,后人乃刻石作为纪念。这些都是仿古重建的古迹,纵使有名的“三坊七巷”也是仿古建筑。我个人认为福州真正遗留下来的古迹,只有三塔:白塔、乌塔和罗星塔。

白塔原建于唐末五代十国,是闽国开创者王审知,超渡其父母亡灵而建。原塔被雷火击毁,在明嘉靖年间(1548年)重建,塔心砌砖,外包木构楼阁式的七层八角塔,全塔粉刷成白色,故称白塔。

与白塔遥遥相对的乌塔,则确确实实是五代十国(941年)古建筑,由王审知第七子王延曦所盖。原本要盖九层,盖至第七层时,王延曦被属下杀死,工程停止,最后成了七层塔。乌塔也是八角形,塔型线条优美,每层檐角上都镇有一尊坐佛像,古朴典雅,堪称艺术精品。可惜不准上塔,从外部可见每层塔壁都凿有龛,龛内有古佛雕像,塔身现在看起来稍倾斜。听说,这座石塔因为外贴暗色花岗石而名之。其实,我看起来像灰色,不过,相较于白塔,算是乌黑了。

罗星塔则位于福州城郊的马尾,马尾是福州水上门户。鸦片战争后,李鸿章和左宗棠推行洋务运动,在马尾港创办了第一座现代化造船厂。罗星塔就在马尾闽江畔的罗星山头上,可远眺闽江的出海口。从外海进福州,第一眼就看到罗星塔,外国人进港见了都呼之为“中国塔”,成了国际航海标志。传说,原塔建于宋朝,明万历年间被海风摧毁,天启年间(1621-1627年)又重新修建,是一座七层八角的石塔。

中国塔处处有,但人口如此密集的福州小城,竟能保留三座古塔,实属难得。

崖岩题刻与文宣标语

福州古迹另一特色,是各处名胜的古人涂鸦石刻。我拜访过许多中原和华南名胜,觉得福州的名胜似乎特别得古人喜好,留下许多咏诗讼词的痕迹。北宋(1068年)福州太守程师孟,喜登山揽胜,访福州乌山时,认为此山可比道家的蓬莱、方丈、瀛洲等地,遂改“乌山”为“道山”,还在山上盖了“道山亭”,前述所提曾巩写的《道山亭记》,即受他之邀而写。程师孟在任时,搜访考证乌山上各处胜景,共得三十六处,刻在岩石上,乌山因此有三十六奇之称。我们拜访乌山时,处处见古人咏诗抒怀的题刻,让我印象深刻。没想到,后来登上鼓山的“涌泉寺”,山后的“喝水巖”处,有更多题诗石刻,满满一山。显然,古人特别喜爱该处的幽美宁静,见石芒峭发,麓多杰木,文思泉涌,忍不住想大显身手一番吧。

我慢慢品赏古人诗句和书法,乐在其中。突然领悟,赏诗和品书法是乐趣,读思想教育字句,则是精神虐待了。我在福州,日日穿行大街小巷,见大陆政府的文宣标语,处处悬挂,几乎要抓狂。见字必读是我的习惯,街上满墙满壁的字句,总是不自禁地字字细读,看得我眼花撩乱,每次出门回来,脑子就累得几乎要爆炸。其实,如此疲劳轰炸,人民都麻痺了,有效吗?至少,对我就无效。更糟的是,那些红布条标语,破坏风景画面,每次照相都让我煞费苦心。

不过,有时也挺幽默的,福州街上各处挂着“学习雷峰,奉献他人,提升自己”的标语,我一看就忍不住喷饭。标语本意应是要把自己奉献给他人,但,我怎么读,都觉得是要牺牲别人,提升自己,含意差了十万八千里。一次,老伴看到一则语句“韩国很远,海峡很近”,苦思不得其解,问我怎么解释,难道与海峡两岸的政治有关吗?我仔细研究,原来是一则“海峡整容院”广告,告诉爱美者,不用老远跑到韩国去整容,来“海峡整容院”即可。我差点笑弯了腰。

醉吹横笛坐榕荫

福州最美街景是榕树,道路两旁,榕树华盖,凉荫绿意,静沁人心。宋朝时(1065年)张伯玉任福州太守,见福州入夏酷热,乃下令编户植榕,福州因此绿荫满城,暑不张盖。福州真是福城,几任太守都是造福民祉的好官。听说,福州榕树共有十六万株,百年以上者有六百多株,近千年者有六株。

榕树须根随缘生长,树型千奇百怪,可谓一树一景,让人惊艷连连。乌山上有一株榕树,须根纠结缠绕环抱着一块刻有“寿”字的岩石,称之“榕寿岩”。该树中间有一根枝干突出,状似龙头昂首,龙嘴还长有龙须,据说,此榕树是全福州榕树品评第三名,奇形异状,值得慢慢欣赏。福州森林国家公园内则有品评第一名的千年“榕树王”,主干六人才能合抱,树冠遮天蔽日,独木成林,雄伟壮观,也是难得的一景。

我们踏过的福州各处山坡,常见榕树盘根缠绕巨石,或环抱墙壁;街道上,也是各形各样的榕树,万条须根垂吊,美不胜收。陆游大诗人在前述《渡浮桥至南台》诗的最后一句:“醉吹横笛坐榕荫”,描绘福州的榕树,淋漓尽致。称福州为“榕城”,实至名归。

精致美食

闽菜是中国八大菜系之一,福州菜为闽菜主流,到了福州,当然要品尝当地美食。闽菜以古越文化为基础,吸收中原汉族烹调精华及海外烹饪技巧而成,以善调爽口羹汤,巧烹清新海鲜,精制各色点心见长。

福州的经典名菜“佛跳墙”,听说用数十种珍禽海鲜材料,烹煮成浓郁荤香的瓮罈菜,有“罈启荤香飘四邻,佛闻弃禅跳墙来”而闻名。“佛跳墙”用福州话唸,成谐音“福寿全”,更让人喜爱,我们在坊间尝试过一二,觉得年长者还是以节制为宜。另一名菜“荔枝肉”,其实就是糖醋肉,让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为何称“荔枝”肉?原来,闽中盛产荔枝,酸甜爽口,福州人认为荔枝是果中之王,借用盛名称菜,因为该菜的“肉色红如荔,肉形切如荔,味酸甜如荔”,恍然大悟,处处有学问。

其实,我有兴趣的是街头巷尾的民间小食,著名小食“扁肉燕”,处处可见。听说,燕皮是用猪肉泥制作,程序复杂。我们尝试的扁肉燕,外皮脆嫩,肉馅软润,与台湾的薄皮馄饨类似,但有不同口感,外加一粒福州鱼丸,汤清鲜爽,确实美味。福州鱼丸,鱼浆外皮弹脆,内填肉馅丰颐,也是一绝。“鱼皮蒸饺”更是老伴最爱,透明鱼浆面皮,翠绿蔬菜肉馅,晶莹剔透,沾醋入口,鲜嫩润齿。福州菜口味清淡,重食物原味,常以糖醋调味,餐桌上调味罐,少不了酱油和香醋,正合我意。

我在街头见许多摊贩卖“光饼”和“海蛎饼”,现做现卖,香味十足。“光饼”早已听闻,传说是戚继光当年剿寇时士兵们的干粮,兵粮不可能美味,福州人懂得加以改良,用光饼夹蔬菜或五花肉,犹如台湾盛行的刈包,风味特殊。更甚者,福建城外的永泰乡民,将光饼改良成用芝麻烧饼包香葱肉馅,成为该地有名的点心,外皮香脆,内馅可口。“海蛎饼”则是首次听闻,我特别到餐厅点尝,原来是外层薄薄一层酥脆皮,内馅饱包蔬菜和蚵蛎的炸饼,美味爽口。

福州人手巧心细,不辞复杂程序,制作小巧玲珑点心,让我叹为观止。我们久居美国,早已养成粗犷不羁习性,一口囫囵吞下一堆精致点心,觉得自己似乎非常粗鲁,对福州人的巧思匠心,颇感愧疚。

敬老尊贤惹人嫌

福州人一般和善敬老,敬称女性“阿姨”。言者若年少,被称呼者尚可接受;言者年岁半百,还称其他女性“阿姨”,绝对讨人嫌。一次,我在赏景,听三位母女请一旁游客帮忙拍照,游客连连摇手,称自己不懂电子产品不敢帮忙。我即刻上前自告奋勇。拍完照,年轻女儿满意地对母亲说:“妈,妳看人家身手多好,到处游玩,真希望妳能跟人家一样。”手脚不便的母亲,点头跟我道谢:“阿姨,多谢妳啊!”看她几乎年长于我,称我“阿姨”?差点没让我气结。

 另一次,我在艺品店挑选福州特产的百家姓筷子,准备送朋友当礼物。旁边两个大学生模样男孩,找不到自己姓氏的筷子,问我:“阿婆,你看到姓江的吗?”我指给他们看,外加讽刺一句:“我老人家的眼睛,怎么比你们年轻人好啊?”两个小子还回答:“不好意思,谢谢阿婆!”我只有暗骂:“真是耳不聪、目不明的浑小子。”福州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。

作者  
评论  
验证码
  看不清,换一张



 
版权所有:依安文艺网 依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 邮编:161500 
Copyright © 2014 齐齐哈尔依安文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黑公网安备 2302230200000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