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   
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
邮编:161500
联系电话:13054317780
投稿邮箱:yawywz@163.com

新闻搜索:
    

文学搜索:
   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炕腊肉的流年

何龙飞

 

 

每逢腊月,就是炕腊肉的好时节,色泽金黄,腊味飘香,尽情潇洒,乐在其中,早已深深地烙印进了我们的记忆里。

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,我家苦熬多年后,终于在腊月杀了第一头年猪。看到新鲜的猪肉、前来祝贺的乡邻、我和弟弟欢笑的神态,父母乐了、欣慰了。

年猪肉,必须炕,才有腊月与过年的味道。父母谙得此理,吃完刨猪汤、送走亲朋后,就把炕腊肉纳入了重要日程。

说动就动。父亲力气大、胆子大,就端来木梯子搭在墙上,上梯步后,将绳子系于木檩上,垂下,把木搭钩拴于绳子上,待用;再把棕叶子系好的、已码盐、花椒等作料、包括猪头、蹄、尾、内脏、廋肉包等在内的猪肉提起来,挂在木搭钩上。做完这些,已有些累,还喘起了粗气,但父亲想到腊肉的色香味美、可以改善一家人的生活后,也就累并快乐着了。

母亲力气小,干不了重活或冒险活,索性就去抱发火柴、湿疙兜、少量干柴块到灶门前,划燃火柴,引燃发火柴,架上湿疙兜、小块干柴块,再吹一吹,星星之火便呈燎原之势,越来越大,且燃起青烟,一缕缕地升腾到屋顶后钻出瓦房,煞是富有诗意。可是,火不能过大,否则会烧化炕的腊肉。瞧,一不注意,腊肉在滴答滴答地掉油了。母亲见状,赶紧把火势控制住,变小乃至微火、仅有火石了,这样刚刚好。而且,腊肉与火的距离也要求恰到好处,远了,不利炕腊肉;近了,又会烧腊肉。母亲仔细瞅瞅,凭着感觉,处理得恰当。

还需要柏树丫,炕的腊肉才更香。母亲想到了这一点,马上催促父亲到坡上去钩、砍柏树丫。父亲岂敢怠慢,拿上绑好镰刀的竹竿与篾刀,就往柏树下走去。盯准目标后,父亲用力举、拉竹竿后,那些柏树丫就被钩、拉断,掉落到地上。如果不够,就搭上木梯子,上梯用篾刀砍。总算足了,父亲才住手,抱着那些柏树丫回屋去放在了火塘上。借助于火势,柏树丫“噼噼啪啪”地燃起来,成了猛火,窜上去熏烤着腊肉。“该翻动腊肉了!”母亲在一边提醒,父亲配合得十分默契,尽可能让腊肉们都能熏烤到,吮吸进柏树丫的香味。好了,柏树丫也燃完了,熏烤“香”的环节就结束了,父母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接下来,就是烘炕腊肉了。自然,火要文,以至于火石也可。然而,务必注意观察火势,适时加柴,保证恰当的火势,方为上策。父母注意到了,拿捏得游刃有余,炕出的腊肉金灿灿的、香味十足,不能不令人垂涎欲滴。当然,父母要做家务或其他农活,需离开炕场。想到我们闲着,看到我们好奇不已,父母就安排我们照看炕场。大凡是贪玩的缘故,我们分了心,以至于火大烧化了腊肉或火熄灭了,没达到炕腊肉的目的。结果被父母发现了,原以为会被臭骂一通或责备一阵,我们已然做好了心理准备。岂料,父母不单没有责骂我们,反而鼓励我们总经验与教训,力争把炕腊肉的任务完成好。此招真灵,我们加强了责任心,硬是把腊肉炕得与父母在的时候一样金黄、芳香。尤其是得到回家的父母的口头表扬后,我们更是有些飘飘然了。

夜深人静后,瞌睡虫来临,我们不得不打起了炕腊肉的退堂鼓。父母把我们安顿入睡后,又守着炕场的火势,继续炕腊肉,摆些老实的龙门阵,憧憬一下有腊肉吃天天滋润、快乐的情景,那才叫惬意呢!实在熬不住了,才熄火后上床睡觉。

第二天,继续上演炕腊肉的一幕幕。直到把腊肉炕好,可以存放或悬挂了,这一要事才告一段落,只待来年了。那时那地,望着那些诱人的腊肉,我们一家人欢欣鼓舞,满脸的幸福,满心的陶醉。

于是,在我们和父母的通力协作下,炕腊肉的事每年都在腊月粉墨登场,炕出色香味美,炕出欢声笑语,炕出温馨与血浓于水的亲情、挚爱。可以说,在内心里,我们喜爱炕腊肉,渴盼着每年都能炕腊肉。可是,事与愿违。后来,我们兄弟俩都住校读书了,家庭开支增大了,甚至还有些入不敷出,杀年猪、炕腊肉只能成为奢望了。不过,我们理解父母的心思,争气地努力读书;父母总是安慰、激励我们,总令我们感动不已。

待到我们升学成功后,家庭开支明显减少,炕腊肉的事才在我们家重新恢复。那升腾的青烟、像星星眨巴着眼睛的火石或跃动、翩翩起舞的火势、金黄的腊肉、弥漫的腊味,和着我们的欢笑声,一起织成唯美的景致,定格进我们的脑海里,伴我们度过虽然寒冷但温暖、飘香的腊月,去迎候一个又一个欢乐、吉祥之年的到来。

参加工作后,我们在城镇安了家,就再没回老家去炕腊肉了,只留下美好而纯真的回忆供自己忆苦思甜的心灵享用。而腊月的父母坚持在老家用疙兜、柴块、柏树丫或锯木面、糠壳等炕出美味、飘香的腊肉,营造出即将过年的氛围,静静地等候我们随时回去分享。只不过,父母会长长地叹息,只因我们不在炕场,令二老难免心生遗憾。还好,时间一长,父母渐渐习惯了,理解了我们,会在炕腊肉时更多些怀旧的情愫,更多些给我们的祝福与挂念。每每获悉此情此景,作为游子的我们常常湿了衣襟,透了心灵,情不自禁地双手合十,面朝老家的方向,虔诚地为父母祈祷,永远地铭记那些炕腊肉的流年。

作者  
评论  
验证码
  看不清,换一张



 
版权所有:依安文艺网 依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 邮编:161500 
Copyright © 2014 齐齐哈尔依安文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黑公网安备 2302230200000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