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   
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
邮编:161500
联系电话:13054317780
投稿邮箱:yawywz@163.com

新闻搜索:
    

文学搜索:
   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秋夜行

/陆锋

夜半惊醒,才发现窗外正在下雨。

今年的秋雨似乎比往年脾性大一些,借了风的势,“啪嗒啪嗒”扣响窗棂,唯恐人们不知道它来了一样。这样来势汹汹,倒让我想起来曹雪芹在《红楼梦》中写的那句诗“助秋风雨来何速,惊破秋窗秋梦绿”,措手不及,我梦中的绿碎了一地。

很静,天地间只剩下这雨声。

仔细听——它在呐喊、它在咆哮、它在奔腾……它赏过了冬天的雪、看过了春天的绿、闻过了夏天的荷,憋了整整三个季节,好不容易才轮到它出场,早已迫不及待。

我站在窗前,窗外黑漆漆一片,只能凭记忆去分辨院子那些在雨中摇曳晃动的影子。

那绵延一片的是葡萄藤,葡萄早已摘完,夏日里肥厚的藤叶自立秋后日渐消瘦。当初那份浓重的绿经不住秋风,秋风一起,便一日日变黄。白日里瞧着,已经没有几片绿叶了。雨势这么大,也不知明日起瞧,是不是就秃了?

葡萄架子不远处,是几棵石榴树。此刻,在风雨中依稀能看到它们弱柳扶风的模样。它像是怀胎十月的孕妇,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,风往哪儿吹,它便迟迟缓缓往哪儿倒去。枝头挂满了沉甸甸的小石榴,在风雨中眉开眼笑。

早些年,我围着院子的墙根种了一圈月季花,长势一直极好。它们次第开放,我这方寸之间,一年倒是有半年的光景花团锦簇。那里也是秋虫的乐园,这里唧唧、那里啾啾,一派热闹。如今这雨一下,也不知道那些秋虫趣哪里了?俱静无声。

“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”,一夜秋雨,心绪万千。我惦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,再难入眠,索性铺平了宣纸,研磨写字。从“一声梧叶一声秋,一点芭蕉一点愁”写到“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”,从楷书写到隶书,却始终觉得不尽兴,索性拿了伞出门去。

雨势比起初小了许多,空气中透着寒意。

我站在葡萄架子下,俯身捡起一片落叶,在雨水的洗刷下,脉络清晰,这是体面的告别。这是它的宿命,没有文字图像记录过往,只有我目睹了它与这个世界的告别。石榴树有几根枝条不堪重负,折了,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。地上开始有了积水,石榴躺在泥水中,照样咧开嘴笑着,真是没心没肺!月季花丛大抵是有厚重的墙体做靠山,反倒是在雨水中更娇艳鲜亮了几分。

我折了几枝花,又带上那几只泥水里的石榴回了屋,吃是不能吃了,但摆在案桌上,倒也有几分雅趣。

雨,还是下。天,还未亮。

我给自己泡了壶茶,等天明。

 

作者  
评论  
验证码
  看不清,换一张



 
版权所有:依安文艺网 依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 邮编:161500 
Copyright © 2014 齐齐哈尔依安文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黑公网安备 2302230200000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