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   
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
邮编:161500
联系电话:13054317780
投稿邮箱:yawywz@163.com

新闻搜索:
    

文学搜索:
   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又是清秋
吕清明

    清秋,站在阔别多年的故乡小院,往事如烟飘渺缭绕。
    每个人心里都需要故事,如一场雨或一场雪,淡得如空渺的水墨画,你不在意,却又抹不去。院里的方砖,被雨水洗刷得暗了,凝重又浑厚,上面留下了我童年的脚印。
    小院里满满地矗立着高高的向日葵,那样的笔挺高昂,像一棵棵颀美的树。硕大的叶子印下斑驳碎影,我站在下面,仿佛身边是一片竹林。它们是父亲的杰作。父亲不懂得莳花弄草,但对葵花情有独钟,因为葵花籽。我仿佛又听见了他嗑瓜子的声音。
    窗台下用砖围起的小花坛里,一蔟花开得那样喧闹。这种花会百朵千朵地开,花不大,小巧,颜色淡雅。她的名字我没有记住,但这些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在这个风轻云淡的初秋,我终于看见了她的容颜。她开得那样自由,也许不够雍容华贵,却开得悠然洒脱。
    小院里的樱桃树被母亲砍掉了,显得空荡了不少。那棵树是我20多岁时从邻居家移来的。邻居这几天正在忙着搬家,惋惜但不伤感,所有相识或者离别就在眨眼之间。
    樱桃树第2年就结了一树红通通的樱桃,我不爱吃,但看着心里很是喜欢。20多岁的时候,那些初秋的黄昏,我经常坐在樱桃树下吹箫、愣神,那时日子清贫,却很充实。爷爷坐在墙边的石块上听我吹奏,有时会说几句话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是说给我听。爷爷如果健在,我一定会拿出落满尘灰的长箫,吹一段他很喜欢的调子……
    屋檐下的果树已经很高了,枝叶旁逸斜出。果子落了一地,红得扎眼。手指长的树苗,就这样长成了大树,时间既温情又残忍。站在那里,我似乎想起了什么,又似乎什么也没想,周围很安静,能听见蛐蛐悠扬的鸣叫。
    母亲说:“秋风凉,回屋吧。”我似乎又回到了从前,那时候,我还小,现在两鬓斑白的母亲曾经是那么年轻……
作者  
评论  
验证码
  看不清,换一张



 
版权所有:依安文艺网 依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 邮编:161500 
Copyright © 2014 齐齐哈尔依安文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黑公网安备 23022302000002号